海军第三十三批护航编队访问孟加拉国
来源:海军第三十三批护航编队访问孟加拉国发稿时间:2020-04-06 16:31:54


春假即将到来,我们担心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,我们的学生可能会分散并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年轻人接触,等他们再返校时那就是一场全面的疫情。

哈佛从1月初开始关注疫情趋势

左一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在白宫“战疫”的两个多月来,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“时间”——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疫情何时结束?经济何时重启?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。

巴考还表示,这场危机比2008年的经济危机更困难,随疫情而来的经济衰退将影响高校运转。作为收到捐赠最多的世界顶级大学之一,哈佛必须“作好勒紧裤腰带的准备”。

问:您给哈佛师生发邮件告知病情后,收到怎样的反馈?

我也担心是否还能履行职责。2004年,我在塔夫茨大学时曾因自身免疫病不得不休假一个月。那时,我就意识到得对自己的健康负责,我不健康对他人也会不利。而且,身体恢复需要时间。所以被确诊后我试着当个好病人,做我该做的。

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,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。整个2月份,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,检测量不到500个。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,福奇表态谨慎。他可以确定的是,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,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,多做准备。

问:哈佛是最早采取隔离措施并过渡到在线教学的高校之一,最初遇到了一些挫折,能请您谈谈当时的过程吗?

截至美东时间4月6日下午5时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36万,死亡病例达到10689,成为继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后,第3个死亡病例过万的国家。